正文部分

振翅追向了田留功

“应该就是在这里了吧?”田留功没有费多少时间就穿越了一个村子,到达哪些村民口中所说的藏有凶狠老虎的树林边。他在树林外面走了几步,就有点发愁了,因为这个树林特别大,如果让他一个人进去寻找那只老虎的话,一天的时间更本不够,而他和镇长的约定只有一天的时间,这可怎么办?田留功发愁的同时,树林里面飞出数十只黑色的乌鸦,“呱呱”叫着冲向了天空中,在哪里不停的盘旋着。根据他的经验,如果没有其他厉害的动物进入它们的领地,是不会出现这种场面的,田留功心想反正现在自己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去找到哪头闹事的老虎,何不去查看一下哪些乌鸦飞起来的原因?田留功几个纵跃就朝着乌鸦们盘旋的地方跳过去,他自从吃过翠微仙子给的哪些大补丸,再加上他练习了《气学纲要》中内容,体能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随便一跳就能窜出实际米的距离。这个世界上修行道法的人,有些是专门只修炼强大的法术,有些比如像雏凤仙子则是着重联系搏击中惯用的剑术,而翠微仙子则偏向于奇门阵法。田留功也和雏凤仙子一样,在能够应用道法的同时极力加强自己自身的力量,内力的加强同样有助于道法的修炼,可以使用出更强大的法术。田留功在密林间的空隙中像猴子一样快速穿越,没有耗费多少力量和时间就已经到了原先看到的位置,现在哪些乌鸦就在他的头顶。在到达哪里的同时,他已经隐约嗅到了一种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道,他减慢了速度,悄悄的向着传出哪个味道的地方逼进。敏锐的感觉告诉他前面有种危险的气氛,所以他变得更加谨慎起来,本来就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好像在发光一样,四处寻觅着可能出现的异常。“吼!”突然前方传出一声浅浅的低吼声音,田留功欣喜不已,他已经知道前面肯定是一头老虎,这种声音出了它们之外,别的动物是不可能发出来的!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小心的拨开了一层层树叶,终于在一块树林中少有的空地上看见了哪头正在进食的老虎。这只老虎不同于田留功以往在动物园里面见过的哪些老虎,它的身上竟然长有一对两米多长的翅膀,这个时候它正用那双翅膀护着一头刚刚死去的羚羊,不停用尖利的牙齿和爪子撕咬羚羊的尸体,同时这只老虎还不时警惕的抬头向四面扫视一眼。田留功心里暗想怪不得哪些村民无法对付它,这种能够飞翔的老虎他还从未听说过,看它身上的毛发都根根竖起来,如同钢针一般。如果这只老虎发飙起来,别说是哪些普通村民,就是田留功现在心中也忐忑不安,搞不好就会丧命这只老虎口中。田留功在暗处寻思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要用天雷劫,他不敢用出终极的天雷劫,因为如此一来的话他就变得虚弱不堪,万一无法置老虎于死地,就连逃跑的力量也没有了。一个初级的天雷劫从田留功手中放出,直射还在进食的老虎身上,迅捷无声而且威力强劲的雷很快就逼进了老虎,田留功见马上就要得手,却还不敢高兴的太早,他隐隐有种预感,自己刚刚放出的天雷劫并不能将对方打倒!果然,哪头奇异的老虎好像嗅到了田留功的天雷劫,猛然跳跃开来,低吼一声敏锐的向田留功所处的位置看过来。田留功放出的雷击到了老虎还未曾吃掉的羚羊尸体上面,羚羊的尸体立刻变成一堆黑漆漆的焦碳,空气中逐渐散发出阵阵肉被烤焦的味道!“吼!”老虎见自己的食物被毁,变得气愤之极,狂呼一声之后就向着田留功藏身的树木丛中走了过来,压低了身体摆出做势欲扑的样子!田留功连忙纵身跃上了身边一颗高大的树上,站在树枝上面等待着老虎的进攻,同时手中也已经多了一把利剑,散发出淡淡的寒光。哪头老虎看见田留功之后,更是恼怒,它想不通竟然还有人敢在它的地盘上给它捣乱,影响它进食,振翅追向了田留功,气势不可一世,完全不把田留功放在眼里。老虎本来就是百兽之王,何曾委屈过自己,它哪天生的王者之气不允许自己和田留功有妥协的余地!“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田留功也恼火了,他利用自己能够和动物心灵沟通的能力妄图联系这只老虎,没想到对方更本不理睬他的招呼,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就想将田留功一口咬碎不可!田留功见哪头老虎转眼已经到了身前,连忙挺剑就刺,不料这只老虎身体在空中依然十分灵活,侧身转动一下之后将田留功刺出的一剑避过,牙齿已经到了距离他的脖子零点一米的地方!“嘿!”田留功连忙举掌去推老虎的脖子,同时轻点脚尖从树枝上面跃下,堪堪避过老虎的牙齿,不过这番接触倒是惊出田留功一身的冷汗,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他和老虎的两番激斗中都落了下风,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不禁后悔自己的冒失。可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后悔了,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网站因为在他下坠的同时, 手机报码网现场开奖网站有一滴粘糊糊的东西落到了他的脸上,他连忙扭头去看,见哪头凶狠的老虎也正从上而下追逐过来,刚才的哪个东西正是老虎嘴里流出的口水!田留功心惊之下内腹突然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他连忙伸手遥空抓向对面的大树,手掌中竟然生出一股吸引力,改变了他要继续下坠的方向,向着那颗大树飞去。老虎显然也没有预料到田留功竟然也能够在空中改变自己的方向,一下被甩开很远的距离,田留功落到对面的大树上之后才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心里暗呼侥幸,如果不是刚才体内那股异力的话,现在说不定已经被老虎追上了。他这个时候方才醒悟到自己刚刚用的就是《气学纲要》中的一个叫做‘吸’字决的功夫,利用自身的内力将外界的东西吸入掌中,没有想到田留功在毫无意识中竟然使出了这个招式,原本只在头脑中藏着的一些东西似乎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他感觉自己仿佛触摸到了些什么东西,却又不是太清楚。可是这个时候,并没有他多想的时间,因为那只会飞的猛虎已经又朝他扑来!生死就在这一念之间,田留功连忙捏了个剑诀,屏气挺身朝着飞虎的正面击出,狭路相逢勇者胜!田留功在出剑之后突然想到为何不将天雷劫和飞剑术结合在一起施展出来,那样的话威力岂不是更强大?脑海中的意念刚刚形成,咒语就已经脱口而出,这孤注一掷的努力,要么成功,要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剑尖直扎猛虎的一只眼睛,吃痛的飞虎不退反进,亡命的飞虎利爪竟然在哪一刻击中的田留功的胸脯,他只觉胸口一甜,两眼发黑,整个身体无助的被抛向了地上,沉着的摔倒,田留功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倒出来了。胸口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乏力的身体再也没有爬起来的能力,此刻的他反倒变得格外的冷静,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看着天空,等待着最终的宣判!可是死神并没有像他预先想的那样到来,过了一会儿,风吹过了他的身体,田留功才从刚刚的惊魂中明白过来,公式专区他努力的扭过自己的脖子,向着刚才飞虎扑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不远处的地上有个黑漆漆的东西!“咳咳!”田留功想笑,可是却变成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因为他最后放出的哪个终极天雷劫竟然击中了哪头凶猛无比的飞虎,并且将它变成了烤肉!可是他现在也变得非常虚弱,强行释放出超出自己能力的天雷劫,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而且还被飞虎在最后一刻抓中胸口!他勉强挪动身体,仰起脖子朝着自己的胸口看去,却见哪里的衣服已经全部碎掉,并且周围血迹斑驳。伤势虽然看上去比较严重,但是田留功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因为他怀中还有从翠微仙子哪里拿到的疗伤药丸。他对这些药丸早都感觉到好奇了,因为上次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竟然都能够很快恢复,这对他来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哎哟!”田留功在无人的草地上躺着,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刚刚已经吃下了两颗药丸,伤口出开始有了感觉,麻酥酥的疼痒,让他不停的扭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是他还真不敢用手去挠痒,因为胸口的伤势看上去极为恐怖,田留功心悸哪些从自己身体里面流出的血,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静静的卧着,突然有种不同于风声的树木摇晃声穿入耳朵,现在田留功不敢转注于伤口,所以他用打坐的心态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了周围的环境中,才会能够如此敏锐的察觉到周围这种突然的变化。“有人来了?”他心里暗思道,勉强积聚起身体内的一点力量,挣扎着爬到了身边的草丛里面,小心的将自己掩藏起来。这个时候他身上已经有伤,如果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就无力去应付了,所以田留功决定暂时躲起来。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刚刚躲入草丛,就有一个人出现在了,却是一个少年,比田留功看上去还要小一点,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勉强能够遮住他的躯体。“小虎!”少年出现之后,发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虎,不禁一呆,然后悲怆的扑向了已经死了的老虎身边,情不自禁的放声哭起来。少年哭了一会儿,知道哪头会飞的老虎已死无法再复生,就占了起来,面对着田留功藏的地方冷笑一声,怒气冲冲的哼道:“谁杀了我的小虎,我就让他偿命~”说着已经开始挪动脚步缓缓向着田留功的藏身之地走来!田留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在没有看见自己的情况下还能够准确辨别出自己的位置,不禁有些疑惑不解,不过他想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少年要杀他!田留功见不可能再藏的住,于是起身,他胸部的伤口刚刚开始结痂,所以他的行动十分小心,尽量在战斗之前能让自己的伤势多恢复一点,他可不想死在任何人的手里。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因为这里是浓密的树林内,所以光线更为幽暗!田留功坦然的面对哪个愤怒的少年,此刻少年手中多了一把扎眼的黑色铁器,好像是根棍子。少年的脸部被他长长的头发给遮住了,田留功并不能看清楚对方真正的长相,不过从露出的部分来看,应该是个英俊的人。不过此刻这个少年面带杀气,好像是一头危险的狮子一样,所以田留功不敢低估这个少年,他能够和一头老虎做朋友,自然也非善类!“我不是无缘无故杀它,你应该知道它将临近村子里面的人都吃掉了吧?它活着无所谓,可是现在它既然威胁到其他人的生存,就必须有人出来杀死它!”田留功试图劝说对方,毕竟都是人,开始可以沟通。再说,田留功现在说说话,也可以减少少年给他的一部分压力!“我不管,小虎是被我带到这里来的,可是现在它竟然被你杀死!如果我什么都不对它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都怪我害死了它,你就偿命吧!”少年杀气腾腾的说道,他的话给了田留功一个继续喘息的机会。“你什么要带它来这里,你明知这里有人居住,还要将那么凶残的东西带来!”田留功也是难以理解,但他看少年并没有立即冲上来,于是就追问道。谁知少年略为迟疑一下,并没有继续和田留功说话,突然伏地,双手用力,两腿猛然一弹就朝他激射而来!如同子弹出了枪膛一般,飞速冲向了田留功,同时他手中的哪个铁棍也将两米范围内的地方全部罩在其中!田留功没有犹豫的时间,退,是肯定没有少年快;躲,也无法在瞬间移出少年铁棍的攻击范围。别无选择,田留功只能拼死一搏,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并不多!举剑,凝气,纵身一气呵成,纵然是死,也要完美的去死,田留功抛开杂念,瞬间完成了自己的防御,其实现在他的防御,就是进攻!田留功放弃生命的一招,手中的剑竟然闪现出晶莹的光华,照亮了两个人的脸!“轰!”一声,两个人的身影撞击在一起,强烈的光环从他们的身上爆发出来,极为迅猛的气劲瞬间向着他们的四周开始扩散,将周围的草木统统推倒,场面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十几级的台风一样。田留功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没有控制的跌倒在了远处的地上,他的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丝毫的力量,任由自己被抛出去,然后跌落。不知道是否他的身体已经麻木,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好像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一样。对面的少年口角也渗出了血丝,双目通红,因为田留功刚才的飞剑中很自然的使用出了天雷劫,虽然没有完全发挥,但也让少年的须发爆炸一样。他身上的衣衫已经没有几块是完整的了,暴露出他强健的体魄。少年虽然同样受伤很重,可是他却比田留功现在的情况好很多,自幼在山林间长大的他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少年缓缓走到了田留功的身边,冷眼看了躺在地上意识恍惚的田留功,犹豫片刻之后竟然没有立刻将已经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田留功杀死,咬牙后托起了田留功的身体,艰难的将田留功拖向了树林的深处。田留功残留的一点感觉中,好像自己在路上不停的走在,走着,虽然已经很疲惫了,可是他还是不停拖着脚步向前面走去。

  原标题:最新!瓦加瓦加市撤销关于终止与昆明市友城关系的决定

原标题:Epic开放《文明VI》免费下载 2020注定是玩家幸福年!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

Powered by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