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魔虎爆发出阵阵的咆哮声音

“去,给小玉到后山去找点吃的过来!”翠微仙子凶巴巴的对伤势刚刚好转的田留功喊道,坐在旁边的雏凤仙子皱着眉头对她说道:“他刚刚好了一点,还是让他多休息几天吧!小玉就先给它喂几个丹药,它又不是必须要吃草的。”“师姐,你干吗老是护着他呢,我们总不能白白养活他吧!”翠微仙子噘嘴在雏凤仙子怀里撒娇道。“不是我说你,田留功虽然是你的人,但是如果不是他拖着冥神的话,我们两个恐怕这个时候早都死了,你还不知好歹,对他那么凶!”雏凤仙子又气又好笑,说着脸上就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翠微仙子轻笑着喊叫道。“哦,我还是到山上去打草吧,反正现在身体也基本上恢复了!”田留功见两个少女争吵半天,他才敢说话。“不要去了,给你这个看看。师叔说了你的体质特异,很有潜质,如果能够增加一点自身的力量,对我们昆仑也是好事情啊。不要听翠微的,她就是哪种小孩子脾气,不过心底还是很好地。”雏凤仙子温柔的对田留功说道,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了他。田留功搭眼看看书的表面上豁然写着‘天雷劫’三个字,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这本书和翠微仙子送给自己的那一本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于是开口问道:“翠微仙子已经给我了这样一本啊,上次还施用过呢。”雏凤仙子看着田留功解释道:“这本肯定和翠微的那一本不同,不信你可以翻开看看就知道了!”田留功听了她的话,连忙翻开书,发现里面有好些地方做个附注,字迹娟秀,分明是个女孩子的笔迹,明白这肯定是雏凤仙子的比较,随即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好留着,还是让我将上面的东西抄下之后归还与你吧!”“不用了,这是我当时学习时候记录下的东西,对你大概有些用处吧!可是如果放在我这里的话,一点用处也不会再有,你就放心的看,关键是掌握里面的东西,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太危险了!”“这个也给你吧!”翠微仙子见状同样也塞给了田留功一个东西,看他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就轻笑一声说道:“瞧你哪样子,师姐给你宝贝你就收起来。既然师姐都给你东西,做为主人的我当然也不能显得小气了,你的法力有限,它可以帮你一点,让你不至于太给我丢脸。”田留功接过之后一看却是个小巧的戒指,他记得这枚戒指应该是戴在她的手指上,连忙红着脸推脱道:“我不能要,这不是你的东西吗?”“什么!我给你东西你敢不接,哼哼,太不知道好歹了。”边说着翠微仙子的巧手已经在田留功的头顶上‘梆梆’敲了几下,田留功连忙将戒指收在怀中,缩身躲开。“师姐,师叔和师兄哪里去了?”翠微仙子也不和田留功多计较,转首问她的师姐雏凤仙子。“他们到后山上去了,最近魔虎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暴躁异常,似乎是恢复了以前的魔力,师叔负责看守它,自然不敢太大意了!”“我们也去看看吧?”“好!”雏凤仙子答应了。田留功看看两个人商量却没有说话地分量,只好跟着她们也出来,熟悉了五行遁形术之后他也能顺利跟上两个女孩,并不感觉到吃力。三个人急匆匆赶上山去,正当他们快要到达山顶地时候,猛然听见一声雷鸣般地叫声,好像连整个大地都在震动一样。“怎么回事?”翠微仙子问道。“不知道,这个声音好像是魔虎发出的,我们快点去看看到底怎么了!”雏凤仙子面色沉重,她好像预感到了有什么不祥的事情正在发生。山间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很快到了他们的跟前,却是一个大汉,雏凤仙子连忙迎上去,追问道:“师兄,出来什么事情,师叔在哪里!”汉子气喘吁吁的回答:“赶快随我离开这里,魔虎挣脱了禁识,已经出来了!方圆百里恐怕要遭难了,师父让我先带着你们离开这里,免得被他所伤!”“哪师叔哪里去了?”翠微仙子担心的问道。“他追随魔虎的脚步而去,看看能否重新将他捉回来,还让我们通知方丈的草木大师,让他们赶来帮我们对付魔虎!”“磔磔磔……”一声尖利的小声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大汉听了脸色大变,旋即做好了准备,小心的盯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同时低声对其他三个人说道:“小心,这是魔虎的声音!”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同时掏出了自己的兵器,三个人占成一圈将田留功围在了中心!“真是自不量力!蒋良,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反抗,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拿鸡蛋碰石头吗?嘿嘿,这两个女娃倒是正合我的胃口,几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我今天要好好尝尝鲜,哈哈哈!”随着说话的声音,四个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慢慢由模糊转为清晰。他身上披着长长的毛发,但是却发出了人的声音,田留功心中不停打鼓,看对方近似于爬行的动作怀疑他是不是还能算做是人类。“糟糕!真是魔虎出现了,大家小心。”魔虎爆发出阵阵的咆哮声音,田留功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有点麻木了,挡在最前面的大汉面对的压力自然是最大的,他不等魔虎进攻已经挺身飞起,寒气逼人的宝剑挽起千朵剑花朝魔虎的身上刺去。魔虎直立起自己的身体,抬头用牙齿咬住了他递出的凌厉一剑,空洞的双眼看着他,同时伸出自己的手臂抓向了他的天灵盖,手指如同野兽的爪子一样长着长而坚硬的趾甲,如果被他抓到的话,必死无疑!大汉猛力的想撤回自己的剑,可是它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依然斯文不动,情急之下连忙松开了握着剑柄的手,跻身连忙后退。田留功一旁的翠微仙子连忙迎了上去,挥剑阻断了魔虎继续向他突然而下的杀手。大汉在翠微仙子的掩护下仓惶跳出战圈,可是这样一来留下的翠微仙子同样也陷入了危急之中,她一个人的力量显然无法阻挡对方尖利的魔爪。“兹”一声,翠微仙子的肩膀被锋利的爪子抓了一把,虽然她瞬间灵机一变卸去大部分力量,没有让对方的爪子抓实,但是肩头还是被抓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散乱的衣服披在肩膀上面,露出白皙的手臂和流血的伤口。红白相互衬托显得格外显眼,更为严重的是此刻翠微仙子已经开始不停喘着粗气,她看上去没有多少力量再继续和魔虎缠斗下去了。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的师兄此刻也知道眼前危机四伏,连忙接过雏凤仙子的长剑重新加入了战斗,他们两个人苦苦支撑魔虎不断的进攻。魔虎仿佛拥有无穷的精力,虽然他挥出的力量和次数都比他们两个多,但是依旧显得威力无穷。“田留功,快点帮我布阵!”雏凤仙子眼见两人无法阻挡魔虎,连忙招呼傻眼的田留功。田留功此刻方才从惊魂未定中明白过来,但是他举目四往却找不到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只得怔怔看着雏凤仙子。“你还是先逃命去吧……”雏凤仙子也发觉四周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布阵的材料,于是神情黯淡的对田留功说道。“那么我们一起走吧,总比全部死在这里的要好!”田留功伸手想拉雏凤仙子一起离开,他很清楚自己的势力,眼前的情景让他想不出会有别的好办法。“不,我不能丢下他们两个,一个是我的师兄,一个是我情同手足的师妹,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如果他们都死了, 白小姐必选一肖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说着雏凤仙子同样拿出一把长剑飞身加入了战圈, 六合网开码结果她虽然天赋极高, 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但是却向来只专注于阵法机关,上去之后并没有能够帮助多少,反而三个人之间长长出现互相抵触的情况,更是手忙脚乱起来。田留功看着他们剑光飞舞,而自己连最基本的剑法都不会,只能呆呆站在外面。细想这个时候不正是自己可以逃走的时候吗?如果现在走的话,魔虎因为有他们三个缠着,应该不会追上自己。“啊!”一声尖叫将田留功从种种繁杂的思想中拉回到了眼前,却见三个人里面最弱的雏凤仙子已经因为实力不济被魔虎抓伤,腿上流转殷红的鲜血,活动变得极为不灵活,眼看就要丧生于魔虎的尖牙之下!田留功心念一转,猛然咬破自己的手指,顾不得疼痛就连忙念起了咒语,他只会一种‘天雷劫’,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使用出高阶‘天雷劫’的话必然会因为自己无法控制伤到他们三个,只好使用这个中阶技能。“轰!轰!轰!”天空中随着他默念的咒语出现了几声空雷,仿佛震的大地都在颤抖。“天雷,疾!”他张口大声喝道。随着在他手指的指引下,一道晴空霹雳落下,正好击中三人中间的魔虎。魔虎身上的长毛立刻被点燃,发出一股恶臭味道,同时浓烟过后魔虎的身上变得焦黑,已经看不清楚形象。“嗷……”只听一声吼叫,魔虎冲破了三人的剑阵,直奔刚才放出了‘天雷劫’的田留功。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刚才就是这个少年让自己吃了苦头,竟然不顾其他三个人击来的剑,一心只想先将田留功杀死!然而此刻的田留功因为刚刚释放出了‘天雷劫’,浑身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眼看着迅速逼近的魔虎却没有半分力量移动。“啊!”田留功惊恐的发出一声呼叫,因为在他的眼睛里面哪个面目狰狞的魔虎已经将自己的血口对准了他的头颅!田留功喊叫的同时闭上了眼睛,他不敢去看面前的这个怪物,更不敢想自己在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是一具无头的尸体?那种死发是不是太过于恐怖了?可是他已经无法阻止着一切发生,耳边听见好像是雏凤仙子同样发出一声惊呼,他心底不禁有了一丝安慰,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担心自己的安危!“快退……”就在田留功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猛喝,紧接着就听见“叮当”一声,好像是钝器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他的脸上刮过一阵风声,有种被针扎过的感觉,木喃的田留功不敢移动分毫,生怕自己稍微的变化都会影响这一切。当他确信自己已经安然无恙而且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雏凤仙子的师叔已经挡在了自己面前,他高大的脊背将对面的魔虎发出的气息完全挡住,让田留功感觉到了安全。“你是困神牢里面怎么出来的?”雏凤仙子的师叔薛洋问魔虎道。“困神牢?哈哈哈,你以为那里真的能够困的住我吗?我想出来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你们人类就爱玩那些鬼东西!哼,今天看我不把你们全部撕裂。”魔虎便说便向着薛洋逼近。“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回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说着魔虎已经纵身扑向了薛洋,薛洋肩头微怂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生出几把剑,双手一挥之后利剑就从他的手中飞出,直接击向了魔虎的身躯。刹那间薛洋手中剑光飞舞,让人看不出究竟他的手中同时到底有多少把剑,密密麻麻的飞剑如同蝗虫一般飞射向了魔虎。魔虎伸手用自己强力的爪子和手臂挡住了部分飞剑,但是仍然有许多没入了他的身体内。瞬间的光华,然后田留功就看见浑身血迹的魔虎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没有气息了。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地上趴着的魔虎突然又动了一下,薛洋立刻紧张的重新祭起飞剑,剑指魔虎,只待魔虎有新的动作,他必然会再下杀手!“嗷……”魔虎果然没有这样就被击倒,他努力挣扎着重新占了起来,如同魔鬼般的眼睛盯着薛洋用刺耳的声音吼叫道:“小子,如果不是你当年你师父几人将我击成重伤,再将我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牢中,资料专区让我一直无法吸收魔力,今天死的人一定是你们!我好恨,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摧毁你们!”魔虎仰天长啸一声,继续说道:“大魔神,是你赐给了我躯体,是你赐给了我力量,今天我就将它们全部都归还给你了!”说着他的身体突然暴涨,超过他原来的体积数倍,犹如天神一般屹立在几个人中间,田留功这次能够清晰窥见他如同钢针一样根根竖立的毛发。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怪物,不禁内心震惊不已,连同身体也跟着僵硬。不单是他这样,就连翠微仙子和雏凤仙子也是一样,自然在它对面的薛洋感受到的压力更是非凡。“受死吧!”说着魔虎跳跃起来,他本来就距离薛洋不远,这一纵之后已经光临到了薛洋的头顶,如同一座小山一样压向了他。“疾!驰飞剑!”薛洋也毫不手软,同时祭器千把飞剑,入弘剑气直透魔虎体内。“啊!”魔虎发出痛苦的呼叫的同时,手掌已然碰到了薛洋,薛洋的身体像是一张纸片一样飞出老远,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催起来大片的灰尘。而魔虎哪庞大的身躯也同时坠落,“轰”一声将地面砸下去一个大坑,就连不远出的田留功也感觉到了脚下地面的震动。“师父!”雏凤仙子的师兄王浪见薛洋跌倒在地上,连忙扑过去扶起了他。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也急忙跟了过去,田留功看雏凤仙子身形蹒跚,知道她也身受重伤,慌忙上前扶着她。“快点看看魔虎怎么样了?”薛洋站起来的第一句话就问道。所有人这才重新将目光投到了地上的魔虎,却见他此刻已然恢复到了以前的体积,身形萎缩成了一团,没有半点生的气息。“哼,他本来已经让我飞剑击伤,竟然还敢强行反击,被我第二次打中,应该没有任何生机!王浪,你去看看他是否还活着,小心一点!”薛洋推开了扶着他的王浪,指示他过去察看魔虎的情况。王浪依照他师父的话小心的靠近魔虎,其他的人除了薛洋之外却都紧张屏住呼吸,生怕魔虎再次跳起来。王浪到了魔虎的身边,翻过他之后见魔虎的身上留着许多剑气的伤痕,用手察看对方已经没有丝毫的生命迹象,于是扭头转首对薛洋说道:“师父,他已经死了!”薛洋闻言本来尚且红润的脸庞立刻转为苍白,身形晃悠了几下,已经立在他身边翠微仙子见状连忙扶着了他,慌忙问道:“师叔,你怎么样了!”“我没有事,不过魔虎确实非同一般,竟然刚刚从困神牢中出来还有这么强的力量!现在我元气大伤,必须修养一段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们了,我必须闭关半年。”薛洋无奈的回答道。“师父,您放心好了,将昆仑的事情都交给我吧,还有两个师妹,她们都会帮助我的,您就放心养伤!”王浪连忙说道,他看薛洋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洒脱飘然,眼眶中的泪花儿开始不停的转动。“呵呵,别担心,我会好的。只是我们昆仑这些年真是多灾多难,不但师父死去,就连我的师兄弟也一个不剩,现在正值魔盛道衰之际,我却也受伤。唯独留下了我和你们三人,难道是天要亡我昆仑一派?”薛洋孑然长叹。“天道寻常,变化自然有其变化的因果,不会因为人事改变而改变,你何不试着去接受这一切?”田留功突然插口说道,这也算他的强项了,当年在香山寺中跟着佛觉不知道说过类似的话多少遍。但是他感觉自己很平常的一句话却让薛洋惊奇不已,他虽然已经隐约感觉到了田留功的不凡,但是听他如此理论,还是微微有些吃惊。“你这样认为吗?是顺其自然吧,我也这样认为。嗯,好了,翠微仙子,你过来一下!”“师叔,有什么事情?”翠微仙子依言靠上前来。“是田留功的事情,他不是你的人吗?我想让你做一件事情,就是归还他的自由,以后你们不在有这种关系了!他毕竟有恩于你,也算给你了报答,以后别再那么对待他了。”薛洋微笑着说道,他目光看在田留功的眼里温暖无比。“师叔,既然您这么说了,我就听您的,但他额头的那个标记我可是无法再消除掉了!”雏凤仙子笑着说道,她才不会在意田留功去留,听师叔如此说,也便不拒绝,做了一个顺水人情。“不要紧,哪个标记是你们的一种缘分,不去也无妨!”薛洋回答道。一行四人又重新回到山中,薛洋安顿好了一切后就进入了一座封闭的石阵中修炼,留下了他们守护。石阵名曰:‘八阵图’,是昆仑派创始人李果所建,阵势一旦被发动不但能阻隔普通的物理攻击,还能消除道法攻击。不过它自从建成之后就没有使用,因为昆仑派一直以来都是大陆上赫赫有名大派,只是在近几年才变得人才凋零。半个月之后。“田留功,你真是学道法的奇才啊,这么快就将‘天雷劫’练到了最高境界!”雏凤仙子因为刚刚田留功释放出了顶级的‘天雷劫’欣喜不已,虽然这是一个初级的道术,可是能够将它练到像田留功这般境界的人她还从来未曾见过。同时她也对‘天雷劫’的威力咋舌不已,谁能够想到人人都练习的这种普通法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田留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刚才他用‘天雷劫’将几十米开外的一座小山全班轰炸平了,虽然得到了雏凤仙子的称赞他很高兴,但是田留功却知道自己也就能施展这么一次,如果无法致胜的话就只有等死了!“哪里,比起你们来我还差的远呢!”田留功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没有关系,我们当初也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呀,你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修成大道。对了,你家中还有什么人?怎么到这里来的呢?”雏凤仙子好奇的问道,她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到让田留功不敢多看一眼,脸上热辣辣的就躲开了她的目光。“我大概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或者说另外一个空间,那里的人很少有人学道法,他们研究的是科技,比如在天上可以飞翔的叫飞机,能够同时乘坐很多人。还有地上跑的汽车,那个东西速度飞快,不过比起你们的飞剑来都差远了。”这是田留功第一次讲述自己的过去,倒是听得雏凤仙子目瞪口呆,不知所云。“哪会是怎么样的世界啊!”雏凤仙子赞叹道。他们两个正在一起聊天,天空中突然一声响亮的剑鸣声音滑过,田留功抬头一看,见一道闪光正好飞临他们的头顶。“好像是蓬莱的飞剑传信,我们快点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雏凤仙子对田留功说道,两个人齐齐跑向了昆仑山的天坛,在哪里见到王浪和翠微仙子已经在等候飞剑的降落。“不知道蓬莱这次传讯有什么事情!”王浪面色沉着的说道。田留功心里却想到怎么这里也有个蓬兰,说不定还有个方丈,在自己的哪个世界中,蓬莱、方丈、昆仑在古代神话故事中被称为三座仙山,上面有很多的神仙。不过他感觉应该没有回到过去,因为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国家,还有也没有这么昌盛的道法。飞剑徐徐落下,王浪连忙伸手接住,飞剑在落入他的手中的瞬间变成了一张黄色的绸布,颜色鲜亮一尘不染,好像根本未曾飞越千山万水一样。“师兄,上面说什么?”翠微仙子好奇的问道,她将头伸到了王浪手里的黄卷上面,斜着眼睛想努力看清楚,可是她实在个头有点矮小,即便是踮着脚尖也根本看不到什么。“上面说蓬莱和方丈的新一代弟子已经准备联合下山去练历一番,顺便打探一下各个地方魔族的活动,他们在征求我们昆仑的意见,看我们是不是也能派人出去。”王浪将手中的黄卷递给了早就跃跃欲试的翠微仙子,对着雏凤仙子说道。“蓬莱和我们这一代的弟子颇多,不像我们只有你我还有师妹三个,方丈也是比我们要多几倍,他们自然能够抽出人手下山去,可是师叔刚刚闭关,唉……”雏凤仙子叹息道。“是啊!可是如果不派人去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们更加势单力薄,被仙界众派所取笑?”王浪忧虑的说道。“要不让我和师妹去,你留在这里保护昆仑山,还有师叔,怎么样?”雏凤仙子试探着问道。“好啊!让我和师姐前去就够了,师兄你就留在这里吧。这次下山我们一定争气,不会给昆仑丢脸。再说那么多蓬莱方丈的同伴,我们也会互相照顾,不会碰到什么大的问题。师兄你就放心,让我们两个去吧!”翠微仙子看上去更是着急,连忙对王浪说道。“也只好如此了!哪你们就尽快下山吧,他们在腾龙的名城岚纹城的路上,我给他们传讯,你们就在哪里汇合吧!我记得岚纹城内有方丈的一个寺庙,他们去的话肯定会在哪里落脚。”王浪说着,手中拿出一张黄卷,然后用笔在上面迅速的写下了一段话,然后祭起一道飞剑飞向天空中,慢慢在众人的视线里消失了。“哪我该怎么办?”田留功见他们都有了各自的任务,于是连忙开口问道。“你?”三个人齐齐看向了他,然后各自又互相看看,都不言语。“不如让我也跟着雏凤师姐去吧,反正我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带我去哪些城市里面逛逛,也让我长长见识啊!”田留功说道,其他他倒不是真的图出去见识世面,在以前的世界上他都见过,比这里丰富多了。田留功此刻就是想跟着雏凤仙子,虽然他知道翠微仙子肯定会在路上为难他,不过在这里他只感觉雏凤仙子对他特别好,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跟随雏凤仙子了。“师妹,你看……”王浪问雏凤仙子。“好吧!就让田留功跟着我一起去,好歹他也是个男的,在路上可以照顾我们!”雏凤仙子温柔的说道。田留功听完自然是喜难自禁,就差欢呼雀跃了,他低着头,心里忐忑不安,心想自己这次跟着雏凤仙子出去,一定不能辜负她对自己的一片期望。“哼,谁让他照顾,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既然师姐答应了,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能拖我们的后腿啊!我们这次是出去除妖赴魔,你连最基本的飞剑术都不会,该怎么跟上我们呐?”翠微仙子果然没有让田留功失望,依然是一副喋喋不休的样子,对他指手画脚。“好了,就这么办吧!你们尽快下山,路上多小心,有什么事情就传讯回来!”王浪对雏凤仙子安顿道。请继续期待《佛引道心》续集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篮网随队记者报道,他得知篮网不太可能在下周一开放训练馆。此前ESPN记者曾表示,NBA预计当地时间下周一将会有22支球队开放训练馆。看来篮网将是在下周一仍不能开放训练馆的剩余8支球队之一。

  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表示,如果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参赛车队大规模离开,就需要对规则进行大幅修改。托德的担忧过重了吗?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

Powered by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